乘车网/ 资讯频道/ 大润发资讯/ 宫斗加丧尸,韩国人脑洞真大!

宫斗加丧尸,韩国人脑洞真大!

作者: 点击:109次 更新时间:2018-12-01 00:53:25
 韩片《猖獗》的港版译名定名为《尸杀帝国》,直接套用前年在香港上映时,改名为《尸杀列车》的《釜山行》,有强蹭热度之嫌。

《猖獗》

除了同为丧尸题材,两片一为古装、一为现代,演员和制作班底全不相同,导演也从已小有名气的延尚昊换成履历平平的金成勋。丧尸片不难拍,但能进入主流视野的丧尸片并不好拍,《猖獗》的投资据称比《釜山行》还要高出一筹,单靠玄彬和张东健两位男神护航,未免让人对电影质量感到信心不足。

但不得不说,《釜山行》「同款」的名头确实好用,延尚昊扑出天坑的新片《念力》,虽然次周票房缩水15倍,首周照样拿下票房冠军,《猖獗》高价售出多个地区的海外版权,在韩国本土上映4天,观影人数就突破百万人次。

国内古装电影式微,历史向的院线电影更是难觅踪影,国内观众可能很难理解跨类型的《猖獗》「历史」+「丧尸」的题材选择,现代背景的《釜山行》刻画韩国民众的日常生活和人性矛盾,观众会有代入感得多。

《釜山行》(2016)

但是,国情不同,国民心态不同,大众喜好也因之有所变化,历史改编却是韩国观众特别喜爱的热门题材。在韩国本土票房排行前十的电影中,《鸣梁海战》、《暗杀》、《王的男人》都与历史人物或事件息息相关,今年票房第一的《与神同行2:因与缘》还特意浓墨重彩地渲染了原作涉及高丽与女真之战的前世回忆。

《与神同行2:因与缘》

《猖獗》中的丧尸病毒也有历史渊源,这种病毒并非本国自产,乃是由于开场时来朝贩卖军火的西洋航船遭袭,舱中感染病毒的洋人咬伤士兵,感染者回到镇上,又咬伤当地居民,尸变病毒才传播扩散开来。

《猖獗》中丧尸围城的故事自然只能设定在架空背景下,而清朝与李氏王朝的宗藩关系又符合部分史实。返回故土的质子主角与远去船舶上的娇娥们作别,其情依依,又抱怨朝鲜不如清国多矣,言辞中颇多吹捧宗主国之意。

《猖獗》

在清国生活多年,主角身上则着明朝衣冠,因满清入关,定鼎中原后,朝鲜虽奉清朝正朔,仍延用明朝服饰,在某些特定场合甚至使用崇祯年号。当朝世子与一干大臣谋划,意图购得西洋火绳钩枪,袭击使团驻地的清军,再逼宫解除宗藩关系,反遭奸臣所害,西洋航船也因此被灭,电影开场时的袭击场面即是由此而来。

所以说,尸变之祸,不仅是自作自受,也有毫不掩饰的政治明喻。

如果单就世子代表的维新派和君主代表的保守派而言,对华政策的不同只是立场之争,谈不上忠奸之辨,《猖獗》把一国之主塑造成颟顸无能的昏君,口口声声「无论让国家复兴还是衰败,这也是寡人该决定的事情」,明显是意有所指。

张东健饰演的奸臣金子君借父子争斗,妄图夺权登基,是本片的最大反派,最后也被病毒同化,变成半丧尸半人类的怪物,但国家衰落,不可能只是一介臣子之责,回到宫中的主角质问百官:「你们和夜鬼究竟有何分别?」满朝文武口称大义,其实只是一群与丧尸无异的行尸走肉而已。

对李氏王朝历史略有了解的观众,一眼即可看出《猖獗》的角色皆有历史原型:自杀的世子是莫名暴毙的仁宗嫡长子昭显世子,玄彬饰演的大君是后来的孝宗,凤林大君李淏。孝宗即位后,有意北伐,因财政困难,计划不得不搁浅。

《猖獗》的编剧之一黄祖润,编写过大钟奖最佳影片《双面君王》的剧本,将朝鲜历史上被废位,背弃明朝的光海君李珲的所作所为归为民意。

《猖獗》结局强调「有百姓才有王」,不单单是宣扬「民贵君轻」,同时还在传达爱国教育,维护自己的国家当然没有错,在他国观众看来,可能就有过于极端的感觉。

《猖獗》的剧情漏洞频出,丧尸场面也无甚新意,最后的正邪大战冗长而多余,本土票房和口碑不佳,但是,作为一部本质主旋律,借古喻今的电影,能通过一部丧尸片一窥韩国民众的主流心态,可以说是相当有趣。